谢咏絮

2016年整理汇总

月巴的时空旅行:

CP:


【季白x谭宗明】整理




【李熏然x庄恕】队友们,入教吗?








RPS:


【东凯】普通人AU整理




【东凯】“其中一方”为普通人AU








梗:


【楼诚AU】的梗:时间旅行者的妻子




【楼诚AU】的梗:土拨鼠之日




【楼诚/衍生/诚楼】重生文整理




【楼诚/衍生】鬼魂背景 整理




【楼诚/诚楼/衍生】破镜重圆 整理




【楼诚/诚楼/衍生】年下梗 整理




【楼诚/诚楼/衍生】先婚后爱梗 整理




【楼诚/诚楼/衍生】凯角色一见钟情 or 主动追求




【楼诚/衍生】身份互换,角色互换




【楼诚/衍生】花吐症(暗恋)整理




【楼诚/衍生】攻把受抵在墙上【哔】(微博上黄兔梗)




【楼诚/衍生/诚楼】戏子背景




【楼诚/衍生】老年梗




【楼诚/衍生】公路/旅行类的文章整理




【楼诚/诚楼/衍生】一方或双方死亡梗




【蔺靖/衍生】受宠攻




【蔺靖/楼诚衍生】收养/监护人 & 重组家庭 梗




【诚楼/楼诚/衍生】人工智能 AI / 机器人




【诚楼/楼诚/衍生/东凯】暗恋&双向暗恋




【楼诚/衍生】平田的世界/万万没想到 梗




【楼诚/诚楼/衍生】刑侦、悬疑、推理




【楼诚/衍生】古董/考古/文物




【楼诚/衍生】调香、香水 梗




【楼诚/诚楼/衍生/东凯】吃醋梗




【谭赵】古代AU




【楼诚/蔺靖/衍生】失忆梗




【楼诚/诚楼/蔺靖/衍生】失明梗




【楼诚/诚楼/衍生】古代、武侠 AU

214782:

_……

愿在衣而为领,承华首之馀芳;
悲罗襟之宵离,怨秋夜之未央。
愿在裳而为带,束窈窕之纤身;
嗟温凉之异气,或脱故而服新。
愿在发而为泽,刷玄鬓于颓肩;
悲佳人之屡沐,从白水以枯煎。
愿在眉而为黛,随瞻视以闲扬;
悲脂粉之尚鲜,或取毁于华妆。
愿在莞而为席,安弱体于三秋;
悲文茵之代御,方经年而见求。
愿在丝而为履,附素足以周旋;
悲行止之有节,空委弃于床前。
愿在昼而为影,常依形而西东;
悲高树之多荫,慨有时而不同。
愿在夜而为烛,照玉容于两楹;
悲扶桑之舒光,奄灭景而藏明。
愿在竹而为扇,含凄飙于柔握;
悲白露之晨零,顾襟袖以缅邈。
愿在木而为桐,作膝上之鸣琴;
悲乐极以哀来,终推我而辍音。
考所愿而必违,徒契契以苦心。
拥劳情而罔诉,步容与于南林。

……

——陶潜·《闲情赋》

_后面那段按我不一一打了,大意是萧统觉得老陶写情书属于人生污点——但对先贤比较客气,评了“白壁微瑕”,而我们东坡不爱卫道士,直说萧统懂个屁。

       高雅的人说“白话鄙俚浅陋,不值识者一哂之者也 。”
中国不识字的人,单会讲话,“鄙俚浅陋”,不必说了。“因为自己不通,所以提倡白话,以自文其陋”如我辈的人,正是“鄙俚浅陋,也不在话下了。最可叹的是几位雅人,也还不能如《镜花缘》里说的君子国的酒保一般,满口“酒要一壶乎,两壶乎,菜要一碟乎,两碟乎  的终日高雅,却只能在呻吟古文时,显出高古品格;一到讲话,便依然是“鄙俚浅陋”的白话了。四万万中国人嘴里发出来的声音,竟至总共“不值一哂”,真是可怜煞人。
       做了人类想成仙;生在地上要上天;明明是现代人,吸着现在的空气,却偏要勒派朽腐的名教,僵死的语言,侮蔑尽现在,这都是“现在的屠杀者”。杀了“现在”’也便杀了“将来  --将来是子孙的时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九一九年。